當前位置:迷了書吧 > 魚不服 > 244、嗚吁

魚不服244、嗚吁

????誰是太京龍脈?

????天下又不是只有太京有龍脈!

????別人不知道龍脈的事就算了, 斗笠人明明疑似跟龍脈有過接觸, 更知道龍脈能化形為人的秘密, 怎么就非要猜墨鯉是太京龍脈呢?

????墨鯉看了看孟戚, 很費解。

????穿得像模像樣的國師,今天也是風采不凡。

????按理說看外表都應該猜孟戚是龍脈吧!或者阿顏普卡對龍脈有什么不一樣的看法?

????墨鯉循著阿顏普卡的話,把事情前前后后想了一遍,發現自己是太京龍脈的結論,竟然頗有幾分道理?

????孟戚曾如常人般逐年衰老, 一個連沙場廝殺都不算最出類拔萃的武將,先是跑去做國師然后莫名其妙成為武林高手。高到什么程度呢, 直接掀了一整個摩揭提寺,等失蹤再次出現時他竟然返老還童了?!

????墨鯉, 是整個江湖之前都沒見過的人。風行閣因無鋒刃猜測墨鯉是懸葫神醫秦逯的弟子,但換個角度說, 拿一把特別的兵器就等于有了師承來歷。

????很好冒充。

????秦逯已有多年不現江湖,即使他還活著,這位一心濟世救人的神醫也不會為此生氣,只要冒充自己徒弟不是招搖撞騙的庸醫。

????世間確實藏了一兩個不為人知的高手,可高手隱姓埋名總是有緣由的, 刀客是殺手, 阿顏普卡要謀.反復國,那墨鯉又是什么情況?

????心懷叵測的人,一看旁人隱瞞身份便認定對方形跡可疑,而墨鯉何止是可疑?

????他能說各地方言, 有一手精妙的醫術,外表年輕內力極高,偏偏誰都沒見過他,他也好像沒有親朋故舊需要拜訪。

????查得再仔細一些,找到有幸在茶樓飯館聽過墨鯉孟戚說話的人,或者有過沖突的對象,比如豫州四幫十二會的蔡老爺子或長信幫主,就能打聽到墨鯉跟孟戚關系異常親密,遠勝至交好友。墨鯉像是山里來的從涉足過江湖甚至沒見過繁華的城鎮,這也不懂那也沒見過,一直依靠著孟戚的解釋。孟戚又對墨鯉十分在意,一有變故就擋在他身前……

????看著確實像孟戚處心積慮尋找了幾十年終于找到的龍脈。

????而且是給了孟戚不少好處的龍脈。

????墨鯉:“……”

????阿顏普卡從剛才就一直注視著他們二人,孟戚與墨鯉的反應給了他一種微微不妙的感覺。

????尤其墨鯉凝神細思,神情逐漸恍然像是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的樣子,阿顏普卡的心頓時往下一沉。

????他猜錯了。

????究竟是什么地方弄錯了?不應該啊,如果不是龍脈或者得了龍脈眷顧的人,為何在他的內力影響下毫無反應?

????阿顏普卡想起數月前,太京上空云霧組成的一金一黑兩條龍糾纏搏斗的異象。這件事本來會鬧得很大,結果恰好趕上齊朝宮變,張宰相倒臺官.場大地震,錦衣衛換了一輪加上內廷大清洗。新帝連粉飾太平都不屑,根本不為先帝服喪,反而讓太京上下諱莫如深,誰都不敢談論時政,就差道路以目了。

????或許隨著時間的推移,這位新帝治朝一年半載之后,人們知道自己沒那么輕易掉腦袋,才會慢慢開禁敢說一些話,現在卻還不行。

????這讓打探消息變得相當困難。

????阿顏普卡當日不在太京,他沒有親眼見到異象,消息全部來自那時在上云山尋找厲帝陵寶藏的江湖人。

????這些消息真真假假,有的聽起來很是夸張,比如深夜起霧山中遇龍。阿顏普卡聽到孟戚出現的消息時,立刻斷定這里面確實有龍脈,只不過真相不是表面那么回事。

????什么龍現云相,黑龍將死借體附身……那都是龍脈給青烏老祖設下的陷阱,畢竟沒有二龍相斗怎會有黑龍重傷,沒有重傷的龍現身山野,又怎會讓趙藏風鋌而走險入宮行刺,然后不明不白地死在了京城?

????——妄圖謀國,再以一國之力斬龍脈,何其天真。

????阿顏普卡看不上青烏老祖。

????這點即使是孟戚墨鯉也隱隱有所察覺,阿顏普卡沒有掩飾過那份輕蔑,他談起青烏老祖就像說一個從未見過海卻妄想去海里撈寶貝的窮光蛋。

????在他心里,青烏老祖遲早要死。犯到了孟戚手里,算是趙藏風運氣不好。

????可是青江、太京、上云山那一出出的異象,如果沒有龍脈,孟戚是絕對折騰不出來的。

????阿顏普卡不是沒想過那日上云山同時出現了兩條龍脈的可能,然而一來世間僅存的龍脈少之又少,第二孟戚根本就不像龍脈!

????龍脈都是深居簡出隱于山林,不在意權勢富貴,出去做官還帶兵打仗的,能是龍脈?阿顏普卡自然把目光轉向了孟戚的同行者。

????這一挖,就像挖到了寶藏。

????在阿顏普卡看來,墨鯉明顯得就差直接在額頭上寫著字了。

????“或許是在下孤陋寡聞。”

????阿顏普卡迎著墨鯉警惕的目光,變換語氣道,“未想到除了太京之外,仍有龍脈存世。”

????這話說得十分巧妙,既可以承認自己認錯了龍脈,也沒有把話說死。他審視著墨鯉孟戚二人,想要從他們的反應里探聽虛實。

????可惜方才阿顏普卡有機會糾正錯誤,那是南轅北轍的答案驚得墨鯉一時沒能掩飾住神情,露出了些許破綻,再來一遍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了。

????“閣下當真有趣至極。”孟戚笑吟吟地負手道,“我只知道西涼國尊崇佛理,幾時開始相信起風水龍脈之說了?就不能是我尋到三百年前武學興盛之時埋葬的秘籍?去做國師,一是為了翻閱地方志看山川地形,對照古往今來的地脈變遷,二來修煉武功需要經常閉關,又怎么能伏案卷首為官盡職呢?至于放棄權勢富貴嘛……”

????孟戚矜傲一笑,伸出右手虛空抓了一把作勢握在手心。

????“有這駐顏不老,天下難敵的武功,權勢富貴唾手可得,我何必棄本逐末?與我一般的楚朝功臣如今安在?你身為密諦法王的弟子,竟問我為何放棄權勢富貴,豈非好笑?”

????阿顏普卡臉色一沉。

????“孟國師,明人不說暗話,你這樣就沒意思了。”

????“哈哈!尊駕藏頭露尾,名字亦不一定為真,如此行徑卻口稱明人不說暗話,笑煞人也。”

????孟戚再次踏前一步,揚聲長笑。

????墨鯉聽他三五不著六地一推,將龍脈的事情推得干干凈凈,不禁心想孟戚這一套套的說得這么溜,怕是早就準備好了拿來搪塞人。

????被孟戚這般敷衍,阿顏普卡豈能不怒?

????雖然他沒有顯赫聲名,但是掌握了西涼人幾十年養精蓄銳的復國力量,在暗處攪動過多方勢力明爭暗斗,阿顏普卡已經許久沒有被人當面冒犯過了,更勿論是這樣的嘲弄。

????斗笠都快要遮不住他的怒容了。

????“孟戚,我本以為你是天下間最能明白大勢所趨的人,沒想到你要找死……”

????“等等。”

????孟戚毫不留情地打斷了阿顏普卡,諷刺道,“你這個結論又是從何而來,什么叫做大勢所趨?”

????阿顏普卡瞥了一眼站在后面的墨鯉,嘴角微勾,出言挑撥道:“龍脈日漸消亡,天下分久必合,這就是大勢所趨。”

????分久必合沒問題,齊朝遺楚天授王終歸是要角逐出勝負的,但龍脈消亡又是怎么回事?

????你一個塞外復國的,怎么歪理邪說那么多?

????墨鯉聽過許多謬論了,什么天災**龍脈出世,什么龍脈代表國運,什么斬龍脈復上古登仙路……可這龍脈死了才有一統的盛世江山,太扯了。

????仿佛指著鼻子罵他們龍脈耽誤天下蒼生。

????這可真是觸及逆鱗,踩了沙鼠尾巴。

????孟戚神情陡變,殺氣盈身。

????“死人,是不用操心天下大勢的。”

????一道紫光之后接著的是兩道血鏈。

????極高的輕功使得兩人扶搖直上,一個起落間就離開了村子。

????墨鯉有心追上去,卻發現那兩人好像有默契一般,也不走遠就在村口柳樹下激斗。

????孟戚是不想中計被引走,阿顏普卡呢?難道是不舍得他好不容易找到的龍脈嗎?

????孟戚更怒。

????城隍廟一戰太過倉促,幾乎只比拼內力了,如今招數間更能見到摩揭提寺武學的精湛高妙之處。

????如果說柳娘子等人只是仗著一套陣法以及詭異的招數讓人防不勝防,阿顏普卡用的武功就收斂多了,表面羚羊掛角不動聲色,實則玄機暗藏。

????一招未用盡,諸般變化已起,新力承接舊力連綿不絕。想像對付空華陣那樣打斷是不可能的,阿顏普卡一個人勝過一整套陣法,他不會被打亂,更不遵循任何規律。

????孟戚看似暴怒要殺了阿顏普卡,結果逮著機會的第一次殺招,直接沖著阿顏普卡的斗笠去了。

????——這人始終不肯脫下斗笠,必定有緣由。

????墨鯉恰好趕到,無聲無息地借著孟戚的影子遮掩,然后陡然上前迎面就是一刀。

????他與孟戚氣息無間隙相融這點,已經讓不少高手吃了虧,阿顏普卡也不例外。

????雖然他的武功比旁人都要好,反應也更快,但頭上戴著的斗笠還是被鋒銳刀風掃到,裂了一條縫。

????世上沒有刀槍不入的斗笠,阿顏普卡或許是自負太久,早已忘記斗笠還有破裂的風險。

????他又不是刀客宿笠,臉上還有一層結結實實的蒙面巾。

????短短一個照面,足夠墨鯉看見阿顏普卡的面容跟那雙藍色的眼睛。

????裂開的斗笠還露出了光禿禿的腦門。

????墨鯉心中一動,看了看斗笠裂開的方向,忽然道:“孟兄,打左邊,他只有一個耳朵能聽見聲音。”

????作者有話要說:  ps劇透:阿顏普卡找龍脈不是為了干掉,也不相信沒了龍脈就能一統天下。孟戚跟他裝傻,他也不會透底

????——

????阿顏普卡一直不肯露臉的原因是因為他禿嗎?不,是因為他有先天性疾病啊!給大夫看到就是暴露弱點。

????有種染色體出了問題的病,孩子一出生就是藍眼睛,耳聾(單側或者雙側),長大一點額頭中心那塊頭發是白的。

????禿不是因為強,是不染發就最好剃光,不然太引人注目了。

????現代人知道是病,古代生下來可能要被當做妖孽,極是不幸

更多章節可以點擊:魚不服。本章網址:http://www.tfbmsv.tw/shu/14752_244.html

看《魚不服》的書友還喜歡
三分彩开奖网址